专访|艾伦伯格:我们这个时代和20世纪20年代非常相似

2019-11-05 21:05:55 来源:宝台信息门户网 点击:3797

20世纪20年代是一个不寻常的时代。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纳粹主义正在酝酿,世界陷入混乱,但德国哲学迎来了黄金十年。海德格尔、本杰明、维特根斯坦和卡西尔这四位伟大的哲学家在过去十年里经历了什么?他们的生活,他们生活的时代,与他们的思想有什么联系?

这是魔术师时代的主题。这部非小说杰作梳理了海德格尔、本雅明、维特根斯坦和卡西尔1919年至1929年不同的日常生活、情感经历和思想状况,试图审视这四位哲学家的思想,展示他们面对时代基本问题时各自的答案和应对方式。借助作者精彩的叙述,读者可以从这四位杰出哲学家的人生道路和革命思想中看到当今世界的根源。

魔术师时代

最近,企鹅图书公司推出了中文版的《魔术师时代》。它的作者沃尔夫拉姆·艾伦伯格来到上海会见中国读者。借此机会,风起云涌的新闻记者对艾伦·伯杰进行了独家采访。这位致力于向公众推广哲学的德国哲学家和畅销书作家,请把他的思想介绍给《魔术师时代》中描绘的那个时代的壮丽景象。在他看来,这本书不仅是为了那个失落的时代而写的,也为现在的时代提供了一种警示和思考。

艾伦伯格

[对话]

“哲学是日常生活中的魔法”

爆炸性新闻:是什么促使你开始写《魔术师时代》一书的?

艾伦·伯杰:写作20年来,我发现我感兴趣的每一个想法都可以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因为在20世纪20年代,无与伦比的文化创造力在德语世界爆发。不仅在哲学领域,而且在包豪斯建筑、量子物理和爱因斯坦领域。如果你放眼整个西方世界,有海明威、卡夫卡和弗吉尼亚·伍尔夫。所有这些都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所以我问自己,那个时代有什么特别之处,人们能够如此创造性地重塑我们的文化?这也包括哲学。我书中的四位哲学家——卡西尔、本杰明、维特根斯坦和海德格尔——重建了哲学的堡垒。众所周知,他们是当今所有伟大哲学流派的创始人。所以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我选择了这四位哲学家,因为他们是那个时代创造力的最佳体现。

澎湃新闻:你写这本书多久了?为此做了哪些准备和研究?

艾伦伯格:我可以说写这本书花了我两年的时间,或者说花了我20年的时间。因为在我的学术生涯中,我一直和这些哲学家打交道。在我的博客阅读中,我写了一篇关于20世纪20年代俄罗斯哲学的论文,这篇论文与四位哲学家关系密切。因此,自从我15岁开始学习哲学以来,我一直对它们感兴趣,并意识到他们四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哲学家,所以我一直致力于研究它们。

澎湃新闻:为什么这本书叫做《魔术师的时代》?为什么哲学家应该被比作魔术师?

艾伦·伯杰:哲学不应该像魔法一样。魔法只是在玩把戏。它是关于舞台和风景的艺术,创造幻觉。哲学家不应该这样做。哲学家的秘密在于清晰、透明和证据。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魔法和哲学是不相容的。另一方面,每当你读到一个伟大的哲学家,你所知道的世界就会变得不同。这就像魔法一样。例如,当你第一次读本杰明的时候,你走在街上看路边标志的方式将不再像以前一样。所以哲学在日常生活中是神奇的。哲学可以重新描述这个世界,让你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这就是为什么我称他们为魔术师。

"如果我想去一个孤岛,我不会带任何哲学家来。"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选择这四位哲学家?为什么你想用一本书同时写他们四个人的故事,而不是为他们四个人写一个单独的故事?

艾伦伯格:因为我对哲学的多性别兴趣,它就像复调音乐。有些人认为只有一种真正的哲学,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可以用许多哲学的方式来描述这个世界。这四种哲学是完全不同的人。本杰明就像小说家。他住在一个大城市。他吸毒,嫖娼,过着奢侈的生活。海德格尔一年到头都住在黑暗森林中的一间小屋里,享受着大自然和寂静。维特根斯坦是一位精神探索者。卡西尔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他们的生活方式非常不同,所以我想通过他们的不同来展示哲学的多样性。但是他们也有一些共同点。他们都是伟大的思想家,有着相同的兴趣。他们都喜欢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做一个人意味着什么?他们给出了同样的答案。他们说我们存在的核心是语言,语言是我们生活的基础。这是一个伟大的洞察力。这种观点重塑了20世纪的哲学,从四个“魔术师”开始。

虽然这四位哲学家代表不同的学派,但人们普遍认为他们的思想并不相关。但在我看来,他们不仅会研究同一个问题,还会互相接触,互相吸收营养,并从彼此的创造力中获得灵感。在当代哲学研究中,我们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哲学空间的分裂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研究同一个问题。我们有这么多哲学流派的分界线,这实际上是哲学界的病态表现。我想证明的是,科学哲学和非科学哲学之间没有区别。我们实际上在同一领域研究和分享同样的问题。

因此,我选择同时写这四位哲学家,因为我希望读者能同时体验哲学的丰富性,从而开阔他们的视野。人们通常认为学习哲学需要关注某个角度,然后从这个角度研究某个特定的领域。这个想法也许是对的,但是它的目的是从一个更复杂的角度来看待世界。我同时写了四个哲学家,这可以让读者发现这个世界可能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

澎湃新闻:为什么你选择以非虚构的形式写这本书,而不是以学术书籍的形式写?

艾伦伯格:首先,我认为要理解哲学家的思想,必须理解他的人生故事。他们的生活和思想是一体的。如果我想以传记的形式写作,我必须创造一个叙事。另一个原因是这本书不是为哲学学者准备的。它面向所有对哲学感兴趣的人。我认为讲故事是消除人们对哲学的恐惧并激发他们兴趣的最好方式。根据我的经验,没有人对哲学不感兴趣,但是许多人认为哲学很难,所以他们害怕困难而退缩。因此,我试图从哲学家的生活开始,讲述他们的生活故事,这样读者就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为什么他们的思想很重要,然后明白他们的思想对我们也很重要。

澎湃新闻:在四位哲学家中,你最喜欢谁?

艾伦·伯杰:人们总是问我,如果你在一个岛上,你会带谁去?我想说的是,我不会拿走任何一个,因为它们太复杂了,不能让我满意。所以我会选择带我妻子去一个孤岛。我对他们四个人没有特别的偏好,因为他们都是天才,都有美丽的心。他们都给了这个世界一些别人不能给我们的东西。所以我试着不偏袒他们中的任何一方,而是用最真实、最吸引人的方式来展现他们。

澎湃新闻:哪个哲学家最难给你写?

艾伦伯格:本杰明是最难写的。许多人认为海德格尔是最难理解的,因为他的语言非常特殊。然而,一旦你理解了他说话的方式,你就会发现海德格尔的语言就像一台机器,在结构上看起来很复杂。然而,只要我把每一个字都抄下来仔细考虑,我总能理解原因。

本杰明是四位哲学家中最富有诗意的。对我来说,他也是最矛盾和最复杂的,所以他充满了挑战。开始写作时,本杰明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觉得他太难理解了,我迫不及待地想扔掉手稿。然而,学习哲学就是认识到事物的复杂性。你必须穿过哲学的迷宫。你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被墙挡住。你必须撞上墙壁大约15次才能看到出口。我认为这就是哲学的魅力。为了理解本杰明,我不得不碰壁20次。

“目前没有伟大的哲学家。这是哲学的耻辱。”

澎湃新闻:写于《魔术师时代》的20世纪20年代不仅是哲学的黄金时代,也是一个笼罩在战争阴影下充满混乱和恐慌的时代。你在书中也充分展示了时代的这一方面。那时,哲学家的生活不得不被政治所包围,所以他们经历了许多困难的时刻。你是如何看待当时的环境的,你在写作中是如何看待它的?

艾伦·伯杰:他们四个人实际上和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每个人都经历过他们面临的挑战和人生选择,但当时他们的处境更加严峻和紧张。虽然我在书中没有提到,但我在20世纪20年代写作时,总是把它与我们现在的时代进行比较,发现在这两个时代有许多相似的情况。20世纪20年代,人们经历了信息传播的加速和虚假新闻的扩散。人们不再相信权威媒体。全球化的进程变得越来越困难,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人们对外国移民充满敌意。民主政治也在衰落,并受到极左和极右势力的威胁...所有这些都与我们的时代非常相似。因此,我想用这本书作为“预防措施”。如果我们能理解20世纪20年代人们所做的决定,如果我们能理解如果我们选择了错误的道路,我们将走向何方,历史就不会重演。从历史中学习是必要的。20世纪20年代,我们德国人做出了非常糟糕的历史选择。今天,我想我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时代危机和伟大哲学的诞生有什么联系吗?是20世纪20年代的阴霾和混乱推动了哲学的黄金时代吗?

艾伦·伯杰:是的,我认为危机在某种程度上对哲学有好处。因为危机会带来新的可能性和新的挑战。如果你能突破困境,你就有可能看到时代的文化全景。然后你会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以前的文化已经完全被摧毁,所以你需要重建一个新的文化。20世纪20年代,在德国和奥地利,所有的旧东西都倒塌了,人们失去了旧的文化和信仰,而新的文化和信仰尚未建立。那时候四位哲学家都很年轻——也许人们对哲学家的印象是,他们是长着大胡子的聪明老人,但在那时候,伟大的哲学家只有20或30岁。因此,他们有足够的精力、意愿和能力在危机时期找到一个突破,反思整个文化。20世纪20年代就是这样一个时代。

澎湃新闻:既然你认为现在的时代与20世纪20年代非常相似,你认为今天有没有思想家能与你书中提到的四位哲学家在他们那个时代的地位相提并论?

艾伦·伯杰:目前我们面临着非常有趣的时代问题,但是这个时代没有伟大的哲学家。目前也很难找到伟大的思想家。事实上,在20世纪20年代,很少有人意识到本杰明的伟大,这需要时间来证明。然而,总的来说,我认为,在人类处于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我们没有很大的决心来处理这些问题。这是哲学的耻辱。

澎湃新闻:你对当前时代的总体态度是什么?它是乐观的还是悲观的?

艾伦·伯杰:面对潜在的危机,我认为我们都需要保持清醒和警觉。当我在思考20世纪20年代全球经济危机对政治的影响时,我有时会想,如果我国或其他国家遇到类似的经济危机,它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当前的政治体系。这正是我担心的。

"学习哲学可以让我远离庸俗和愚蠢。"

澎湃新闻:经过这么多年的哲学研究,哲学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艾伦·伯杰:我的回答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我想如果我不学习哲学,如果我不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不深入比我聪明、比我更深的人的大脑,我就会变成一个庸俗的人。对我来说,哲学敦促我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内部意识形态斗争,以避免变得愚蠢。

澎湃新闻:那么你最初是如何对哲学感兴趣的呢?

艾伦伯格:我不认为这通常是你自己对哲学的主动和兴趣。你不能认为这个世界没有问题。你必须感到有些不对劲,不仅仅是一些错误,而是根本性的错误。所以你需要意识到这个世界可能是不同的——这种不同并不意味着它以不同的方式和经历运行,而是应该完全不同。但是你需要经历一个小小的创伤,也就是说,站在一边,说我不应该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明白我想要什么。你需要一个老朋友带你去哲学之旅。他会握着你的手和你说话。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对话非常重要。我很幸运在我很小的时候遇到了这样一个朋友,他告诉了我哲学方法。我没有把他当成老师,而是当成了我的朋友。他不是哲学史上的名人,而是一个普通人,但在我看来,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哲学家。他说哲学就像可口可乐,而你就像一只靠近可乐瓶的蜜蜂。你刚开始只是想品尝它的甜味,但是一旦你进入哲学的可乐瓶,你就不能离开。

澎湃新闻:除了写作,你还做了一些关于哲学流行的电视节目。是什么促使你做这些工作向公众推广哲学?

艾伦·伯杰:我的动机很简单。我只是读了一些东西,觉得它们很有趣。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理解他们。我向公众推广哲学,以便分享知识和新奇的感受。例如,当我读到巴鲁克·斯宾诺莎的时候,我会想,哇,他的想法是如此有趣和惊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我认为它很有趣,那么别人会觉得它很有趣。就这么简单,这成了我的工作。

上一篇:联邦快递一美籍飞行员广州被拘!携带681发气枪弹要去香港
下一篇:养兰总是莫名其妙死翘翘,这几种养花肥要用上,根壮叶绿能开花